当前位置:

首页 >

 国内要闻>

 未来出口的增量和减量在哪儿?

未来出口的增量和减量在哪儿?

2022-09-22

来源:中信证券

作者:

核心观点

今年以来,面对国内外多个因素的扰动,上半年我国出口仍然体现出了较强的韧性。往后看,在外需趋弱的预期和去年同期的高基数影响下,我国出口增速中枢料将回落,但结构性的亮点仍然值得关注。

RCEP框架下,成员国对于化工品、贱金属制品和纺织制品的需求或为我国出口带来新的增量;欧洲和美国的外需回落可能对我国消费品和中间品出口形成较大压力,但欧洲能源危机背景下,我国的化工、贱金属等出口或会体现出对欧洲的替代效应;机电产品方面,预计整体增速有所回落,汽车等商品出口或仍能保持一定的增长。

从贸易伙伴维度看我国出口的增量与减量。我国出口贸易主要集中于亚、欧、北美三大洲,分国家和地区来看,中国大陆的贸易伙伴结构较为多元:

(1)中国大陆在亚洲地区的贸易伙伴主要分布于东亚、东南亚和南亚地区,当前对东盟、印度、日本出口仍然保持高增。随着RCEP的不断深入,成员国之间的贸易创造效应或是我国后续出口的主要增量之一,其中预计化工品、贱金属制品和纺织制品的需求偏强;

(2)能源危机背景下,一方面高通胀对于欧洲消费需求造成一定侵蚀,另一方面能源成本激增也导致当地高耗能行业的产能受限。因此,欧洲地区的外需回落可能对我国消费品以及中间品出口形成压力,但受能源成本冲击的行业或将为我国的相关出口带来利好;

(3)美国是中国在北美洲地区的最主要出口贸易伙伴。当前,其需求回落仍是渐进的,因此给我国出口带来的压力或也是逐步地释放。随着未来美国经济如预期走向衰退,来自美国的外需对于我国出口增长的支撑料将有所走弱。

从贸易商品维度看我国出口的增量与减量。我国出口商品结构丰富,机电相关产品是最主要的出口贸易商品。展望后续:

(1)受益于对欧洲地区部分产能的替代效应,我国有机化学品和无机化学品等化工产品出口有望保持高增;

(2)随着海外消费需求趋弱、商品需求转为服务需求,包括家具、陶瓷产品在内的轻工制品的出口增速或将逐步回落;

(3)若欧洲能源危机有所加剧,则我国贱金属出口或也将迎来增量;

(4)受制于高基数以及外需回落的影响,机电产品后续的出口增长趋势料将放缓。海外发达经济体逐步如预期走入衰退,商品消费需求的回落叠加去年高基数的影响,或导致电子类产品的增速中枢有所回落。但预计机电产品中也不乏结构性亮点,例如随着我国汽车产业竞争力的增强,汽车(包括底盘)、汽车零配件等商品出口或仍能保持一定的增长;

(5)预计计算机与通信技术和电子技术两大高新技术产品出口增速回落,但生命科学技术、计算机集成制造技术等部分商品仍有亮点。

总结:今年以来,面对国内散点疫情冲击国内供应链、海外地缘政治冲突、外需逐步回落等多因素扰动,上半年我国出口仍然体现出了较强的韧性。往后看,在外需趋弱和去年同期的高基数影响下,我国出口增速中枢料将回落,欧洲和美国的外需回落可能对我国消费品和中间品出口形成较大压力,但出口的结构性的亮点仍然值得关注。

具体来看,RCEP框架下,成员国对于化工品、贱金属制品和纺织制品的需求或为我国出口带来新的增量;欧洲能源危机背景下,受能源成本冲击的化工,金属领域或将为我国的化工产品、贱金属等相关出口带来利好;预计我国汽车产业竞争力的增强或带动汽车及其零配件等商品出口保持一定增长。

正文

今年以来,面对国内外多个因素的扰动,上半年我国出口仍然体现出了较强的韧性。往后看,在外需趋弱的预期和去年同期的高基数影响下,我国出口增速中枢料将回落,但结构性的亮点仍然值得关注。RCEP框架下,成员国对于化工品、贱金属制品和纺织制品的需求或为我国出口带来新的增量;欧洲和美国的外需回落可能对我国消费品和中间品出口形成较大压力,但欧洲能源危机背景下,我国的化工、贱金属等出口或会体现出对欧洲的替代效应;机电产品方面,预计整体增速有所回落,汽车等商品出口或仍能保持一定的增长。

从贸易伙伴维度看我国出口的增量与减量

我国出口贸易主要集中于亚、欧、北美三大洲,分国家和地区来看,中国大陆的贸易伙伴结构较为多元。以2022年1-8月的累计出口金额为标准,我国出口总规模中46.6%来自于亚洲地区,欧洲和北美洲的占比分别为20.9%和18.3%。

具体到国家和地区层面:若考虑区域组织(例如欧盟、东盟等),则美国、欧盟、东盟、中国香港和日本是中国大陆的前五大贸易伙伴,其中前三大贸易伙伴的份额占比较为接近,均在15%-17%区间;若仅考虑国家和地区,则美国、中国香港、日本、韩国、越南为中国大陆的前五大贸易伙伴,其中只有美国的占比超16%,其余国家占比较为接近。

亚洲地区—RCEP或继续带动我国对其他成员国的出口增量

中国大陆在亚洲地区的贸易伙伴主要分布于东亚、东南亚和南亚地区,当前对东盟、印度、日本出口仍然保持高增。从占我国对亚洲总出口的份额来看,2022年1-8月,中国大陆对东盟累计出口占到了对亚洲总出口的三分之一左右(32.9%),其成员国中的越南、马来西亚、泰国、印度尼西亚和新加坡所占份额较高。

此外,中国香港、日本和韩国的份额也均在10%及以上。从逐月的出口同比增速来看,在RCEP框架的激励下,中国大陆对日韩、东盟的出口持续增长,成为我国今年出口韧性的主要来源。截至今年8月,我国对东盟、印度和日本的出口同比增速仍然高于其2021年平均增速。

随着RCEP的不断深入,成员国之间的贸易创造效应或是我国后续出口的主要增量之一。结合当前我国对亚洲主要贸易伙伴的出口增速趋势来看,对日本、东盟和印度的同比增速仍然具备了较强的韧性,考虑到RCEP对于成员国之间的贸易创造效应日趋显著,来自日本、东盟的外需或也能为我国四季度的出口表现带来支撑。从出口产品来看,中国对日本、东盟(仅考虑了出口份额较高的越南、马来西亚、泰国、印度尼西亚和新加坡,下同)和印度的最主要出口产品均为机电产品,占比在40%左右。

虽然该项产品的出口同比在8月有所回落,但绝对增速并不低,后续将在我国的出口贸易中继续起到“基石”的作用。其余主要出口商品中,8月:我国对日本出口的化工制品同比增长约37.9%;对东盟出口纺织原料及制品、塑料制品和贱金属制品同比增长超20%;对印度出口化工制品和贱金属制品同比增长超28%。由此来看,日本、东盟和印度对于以上商品的需求都有望成为我国后续出口带来结构性亮点。

欧洲地区—能源危机下,我国部分出口商品的替代效应或将显现

能源危机背景下,一方面高通胀对于欧洲消费需求造成一定侵蚀,另一方面能源成本激增也导致当地高耗能行业的产能受限。因此,欧洲地区的外需回落可能对我国消费品和中间品的出口形成扰动,但受能源成本冲击的行业或将为我国的相关出口带来利好。从占我国对欧洲总出口的份额来看,2022年1-8月,中国大陆对德国、荷兰和英国的累计出口份额位居前三,读数均超过10%。在能源危机、持续高通胀环境以及经济逐步走向衰退的情况下,来自欧洲的外需呈现下行趋势,对我国出口的支撑有所减弱。

8月当月,中国对欧洲各国出口同比增速便已显示出该趋势,其中对荷兰的读数高于2021年平均增速,其余国家的读数都出现不同程度回落,预计后续仍将延续回落态势。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欧洲能源成本的高企,包括有色金属、化工等在内的高耗能行业产能受到一定限制,而我国相关产品的出口有望形成替代效应,进而迎来结构性机会。

北美洲地区—美国经济逐步走向衰退,需求放缓对于我国出口的压力料将逐步显现

美国是中国在北美洲地区的最主要出口贸易伙伴。当前,其需求回落仍是渐进的,因此给我国出口带来的压力或也是逐步地释放。随着未来美国经济走向衰退,来自美国的外需对于我国出口增长的支撑料将有所趋弱。

从占我国对北美洲总出口的份额来看,2022年1-8月,美国所占份额高达91.3%,其次为加拿大的8.6%,因此我们对于北美洲的外需将聚焦于美国这一主要贸易伙伴。从出口同比增速来看,我国对美出口的同比增长呈下行趋势,其中8月读数在外需承压和高基数的共同影响下已经转负。当前,美国劳动力市场偏强劲但已开始放缓增长,经济趋弱的同时通胀压力仍居高不下。

考虑到美联储后续或继续大幅加息以抗击通胀,美国经济或将逐步陷入衰退,其需求的回落对于我国出口增长的支撑料将有所趋弱。但短期来看,美国消费零售断崖式下跌的概率不大,今年9月以来美国红皮书商业零售销售周同比仍然保持10%以上同比增速。在外需渐进式下降的前提下,我国出口面临的压力或也是逐步地释放。

从贸易商品维度看我国出口的增量与减量

我国出口商品结构丰富,机电相关产品是最主要的出口贸易商品。以HS标准对出口商品进行分类,2022年1-8月:我国机电相关产品(HS第十六类)占同期总出口的41%左右;其次为纺织原料及制品(HS第十一类),读数为9.2%;包括贱金属及其制品、杂项制品(家具、玩具等)、化工制品、车辆等运输设备和塑料制品在内的商品占比也在5%及以上。

受益于对欧洲地区部分产能的替代效应,我国化工产品出口有望保持高增。HS分类口径下,我国的化工产品出口结构中,无机化学品、有机化学品、药品和肥料占比相对较高,其中有机化学品占比高达42.3%(2022年1-8月累计出口占化工产品总出口比重)。

今年以来:药品出口同比增速大幅回落,主要原因或为去年全球疫情导致的高基数效应;有机化学品和无机化学品保持高增态势。往后看,若欧洲能源危机在四季度愈演愈烈,高额的能源成本或导致其化工行业供给受挫,进而利好我国相关商品的出口。

随着海外消费需求趋弱、商品需求转为服务需求,轻工制品的出口增速或将逐步回落。2021年以来,得益于我国较为完整的国内产业链,在东南亚、印度等地产能受到疫情冲击后,我国轻工制品呈现出明显的替代效应,包括服装、家具、鞋靴在内的商品出口实现了较高增速。

当前,高通胀和海外央行加息操作一定程度上压制了消费需求,例如加息对美国等地的地产行业造成一定影响,进而对我国家具等商品出口需求产生扰动。叠加商品需求转为服务需求,我国轻工制品的出口增速或将逐步回落。

若欧洲能源危机有所加剧,我国贱金属出口或也将迎来增量。我国的贱金属及其制品结构中,主要出口商品包括钢铁、钢铁制品、以及铝制品,以2022年1-8月累计出口计算,三者合计占比高达92%。考虑到欧洲高昂的能源成本对于其有色金属行业的产能也有可能造成冲击,未来贱金属出口或有望保持一定增速。

受制于高基数以及外需回落预期的影响,机电产品后续的出口增长趋势料将回落,但其中也有结构性亮点。以今年1-8月的累计出口规模为标准,机电产品合计出口金额占出口总额的56.7%,是我国主要的出口商品。根据海关总署公布的“出口主要商品”名单来看,我国机电产品出口中,电子元件、自动数据处理设备及零件、集成电路等商品占比较大,手机、笔记本电脑、家电等终端消费品也占据一定比重。

从同比增速来看,受制于高基数以及外需回落的影响,今年8月当月包括电子元件、集成电路在内的多个重点机电产品出口增速转负。后续来看,海外发达经济体预计将逐步走入衰退,商品消费需求的预期回落叠加去年高基数的影响,或导致我国消费电子类产品的出口增速中枢有所回落。但预计机电产品中也不乏结构性亮点,例如随着我国汽车产业竞争力的增强,汽车(包括底盘)、汽车零配件等商品出口或仍能保持一定的增长。

高新技术产品整体回落,但部分商品仍有亮点。结构方面,我国高新技术产品出口主要集中在计算机与通信技术和电子技术,以今年1-8月累计出口计算,两类商品出口总额分别占高新技术出口的54.7%和27.8%。从同比变化来看,今年以来,虽然主要的两大高新技术产品出口增速均有所回落,但也不乏亮点。

具体来看,生命科学技术、计算机集成制造技术、材料技术和航空航天技术的出口规模均保持了较快的增长,尽管以上高新技术产品的出口占比暂时不高,但高速增长的态势仍然反映出相关行业竞争力的提升。

总结

今年以来,面对国内散点疫情冲击国内供应链、海外地缘政治冲突、外需逐步回落等多因素扰动,我国出口仍然体现出了较强的韧性。往后看,在外需趋弱预期和去年同期的高基数影响下,我国出口增速中枢料将回落,但结构性的亮点仍然值得关注。具体来看:

(1)多元化的贸易伙伴结构角度——RCEP框架下,成员国对于化工品、贱金属制品和纺织制品的需求或为我国出口带来新的增量。欧洲和美国的消费外需回落可能对我国消费品以及中间品的出口形成压力,但欧洲能源危机背景下,受能源成本冲击的化工行业,有色金属等领域或将为我国的化工产品、贱金属等相关出口带来利好;

(2)出口产品角度——受益于对欧洲地区部分产能的替代效应,我国化工产品,贱金属等商品出口有望保持高增。机电产品方面,整体增速料将继续回落,但预计仍有结构性亮点,随着我国汽车产业竞争力的增强,汽车(包括底盘)、汽车零配件等商品出口或仍能保持一定的增长。

责任编辑人:樊永红

赶快成为第一个点赞的人吧

收藏:

分享:

Copyright 1998-2015 chinaleather.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小黄片app协会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京ICP备11000851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9378号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8号金贸大厦C2座708室 邮编:100044